沉重的问号:21位跑圈高手何以殒命白银越野赛?

沉重的问号:21位跑圈高手何以殒命白银越野赛?
2021年05月26日 11:07 新浪体育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曾凌轲 记者马浩然 甘肃白银报道

  视频剪辑 金英

  甘肃白银的百公里山地越野赛,已几乎成为世界越野赛史上伤亡最惨烈的比赛。

  全国172位选手参赛,不少人却在途中遭遇恶劣天气而出现失温,最终21人遇难。

  这其中,包括去年底越野积分中国第一的梁晶、残联赛冠军黄关军、深圳马拉松团体冠军吴攀荣……

  这些顶尖高手何以殒命,伤亡究竟是如何发生?这些沉重的问号,等待着拉直。

  无法抵达的终点

  5月22日,深圳马拉松团体冠军吴攀荣在抖音账号上发出白银汽车站、黄河石林景区等地的照片,同时配文“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希望会有奇迹。”

  这一天,是2021年第四届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举行的日子。

  从吴攀荣的照片来看,他提前几天就已经到达白银并打卡了景区。另一头,该比赛前三年的冠军梁晶和残联会冠军黄关军也提前到达白银,开始熟悉路线。

  现在,网上还能看到赛事开幕式的视频,由于现场风力较大,不少人都戴上了帽子,还穿了长袖长裤。不过,起跑线前跃跃欲试的运动员大多只穿了背心、短裤。

  没人知道,这是一场注定无法抵达终点的比赛。

  进村的路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部分人都已知晓。跑友高先生在回忆现场的文章中写道:

  “9点整比赛开始,风力有增无减,这个长下坡,不知道有多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飞,又停下来返回捡帽子。”

  “到CP2(打卡点)之前,就开始下雨了,从零星的雨点,到比零星更密一些的雨点。这时候大概是10点半前后。“

  “过了CP2之后,才是真正的麻烦来临。首先是逆风,风力已经加大到七八级,雨更密了,风裹挟着雨点打到脸的,像密集的子弹打过来一样,真疼。眼镜被雨水糊住,眼睛在强风密雨下也睁不开。”“很快,发现十根手指都没有感觉了。”

  因为无法坚持,高先生带着不甘下山退赛。但还有选手仍在坚持向前跑。等到晚上,赛事现场多位选手因失温倒地、口吐白沫、大风中抱团取暖的视频就已传遍网络。

  跑在第一阵营的选手张小涛介绍,自己在跑步途中被风吹倒,山上下起了冻雨和冰渣子,很快肌肉僵硬。下午1点左右,他昏倒在离起跑点33公里的地方。2个半小时后,路过的牧羊人将他救到附近的窑洞中。后来他才知道,他是最前面6位选手中唯一的幸存者。

  相比高先生和张小涛这样的幸存者,这场赛事的21名遇难者已经无法发声。

  梁晶、黄关军、吴攀荣、曹朋飞、黄印斌……这份尚不完整的遇难者名单,已经让不少跑友哀叹:遇难的21人,几乎是中国越野跑第一阵容。

  艰难的通宵救援

  在选手们呼救的同时,22日下午,景泰县应急部门已经开始召集救援力量。但因山路崎岖,参赛选手又有不少在大风中离开了既有赛道,山下的救援人员花了不少时间才找到所有跑者。

  参与救援的越野E族白银分队队员

  22日下午,景区附近的常生村村民接到通知称100多名参赛选手因失温被困,需人手参与救援。60多名村民从山脚下出发,抱着棉被带着厚外套,徒步近1个半小时后抵达山顶进行施救。其中,放羊路过赛道附近的村民朱克铭更是将6名失温选手救助到其窑洞中。

  常生村村民朱先生向极目新闻记者回忆,事发当日飘着大雨,风力有7、8级,甚至出现了罕见的冰雹天气,能见度较低。消防、民间救援队和其他自发组织的村民都在寻找被困选手。一路上,他发现了部分躺在路边地面的选手。他们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僵硬,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有其他保暖装备,部分选手口吐白沫,已经没有了呼吸,三三两两躺倒在路边。

  回想起当天的场景,朱先生眼眶不禁又湿润起来。“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一场越野比赛而逝去,内心如刀割一般。”

  白银越野E族白银分队的队长申涛告诉极目新闻记者,5月22日晚10点多,他和6名队员作为民间救援力量到达山脚下,随即跟着特警队伍上了山。直到第二天下午3点,他才从景区离开。这次,他们共帮忙救出两名伤员。其中一名,是15个人用大衣包裹着从山上抬下来的。

  回想起当晚的救援经过,申涛至今仍心有余悸。

  白银市紫灵山殡仪馆

  “在极端情况下,选手所在位置早已远离赛道。我们直接通过GPS定位他们的位置,再找最近的路过去。但是,山间没有现成的路。”申涛说。

  他回忆,天黑走山路,走着走着就走到悬崖边。一看是悬崖,只能转头再找路。而能走的路也都是近乎直角的坡,等申涛和队员“连跪带爬”来到昏迷的选手身边,已经是23日凌晨4点多。

  “我们找到的这个跑友穿着秋裤,脖子和头上还套着两个围脖。但膝盖的地方已经磨破了,背包也离身边有段距离。我们估计他是被风吹倒摔到山沟里的。”申涛说。

  因为这位选手的双腿和腰部已经受伤,不宜移动。申涛和其他救援人员就拿大衣将伤员裹起来,再解下3条皮带将伤员抬着走。

  抬着伤员爬山,比之前的找路更为艰难。

  申涛说,此时再上坡,几乎是一个人推着另一个人的腰,互相支持前进。等到他们护送伤员下山,申涛的秋裤和穿在夹克内的薄棉袄已经全部汗湿。而通宵爬山救援,直接导致申涛肌肉拉伤,他走路仍不灵便。

  最惨烈的伤亡赛段

  5月24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黄河石林景区现场,进入景区大门后便可看到包含22道弯的两公里下坡路,路边的景观一路从荒凉的戈壁转为绿洲。从这里下到底部,便是22日越野跑赛事鸣枪起跑的地方,不远处可见黄河。

  极目新闻记者跟随施救的村民从下午4时出发登山,重走事发赛段CP2至CP3段。直到晚7时过了才抵达CP3梁梢窑洞,历时3个多小时。

  据多名幸存者讲述,CP2至CP3赛段,是整个越野赛场地最险峻、难度最大的赛段,也是参赛选手伤亡最惨烈的赛段。

  在前往CP2至CP3赛段的过程中,其中一段山路上,记者看到半山腰处地面散落了几张棉被,该位置地势较平缓。随行的村民介绍,这些棉被用作搜救下山的失温选手防寒保暖,山路上还有很多。

  P3段最高处

  据了解,此项赛事全程100公里共设有9个打卡(CP)点。但只有CP1至CP2段在景区内部,其他大部分赛道属于无人区,海拔整体在2000米上下。

  据救援指挥部通报,22日当日中午1时许,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天气影响,局部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CP2至CP3赛段海拔高度约在1700至2200米,几乎都是爬坡路段。

  随行村民介绍,CP2至CP3赛段路程有8公里多,越徒步往上走,风力越大,极目新闻记者和村民行走至半山腰时,大风吹的无法站起身,陡峭的山路只有羊肠小道,记者只能弯着腰手脚并用向上攀爬。在部分路段地面上,时不时有类似标记的小红旗出现。村民介绍,这是当日施救时发现一名选手就会在该处插上一个小红旗作为标记,便于后续搜救。

  虽然不少此次参赛的选手称,此前评估该路线难度属于中下等。但事发时为大雨天气,风力等级更大,参赛选手的登山难度可想而知。

  悲剧何以至此

  顶尖高手殒命一场难度系数并不高的赛事。除了突变的天气,此次赛事的罕见伤亡,也引来不少业内人士对赛事组织方的质疑。

  极目新闻采访的多位资深跑手指出,打卡点人员配备不齐、补给不足、未强制携带冲锋衣等保暖装备、GPS定位精度不够……这场赛事的薄弱环节均被恶劣天气一一击破。

  资深跑友邓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马拉松和越野跑并不能相提并论。马拉松通常是在城市大马路上跑的,很平缓;还有一种是山地马拉松,有较多的上坡下坡;而越野赛多涉足景区、山区、丛林,距离长短不一,路段陡峭、泥泞、涉水都属常态,这也是为什么这次越野赛第一阵营的选手都被跑友视为“大神”。而这类近乎极限运动的赛事,则有着更为严格的安全保障要求。

  邓女士在全国已经参加近20场越野赛。她表示,就目前的公开资料来看,黄河石林这场赛事的保障环节有几个显而易见的弱点。

  “公开报道已经讲明,当地气象部门提前向主办方预报了天气。此时,主办方就算不停止比赛,也有提醒的义务。更让人惊诧的是,赛事摄影师的影像资料显示,拍摄团队曾在中途联络组委会问是否终止比赛,却未有回应。第二,CP3只有2个志愿者,连一个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因为志愿者没有决定权也没有建议权,有情况只能向组委会汇报。我跑过的赛事,打卡点通常会有志愿者、组委会工作人员和救援人员3类。这种有极限环境的保障理应更加齐备。”邓女士说。

  邓女士分析,第一阵营的精英选手因为跑在最前面,后撤反而更困难。比如,梁晶倒下的地方快到CP3山顶了,而事发地山上光秃秃的,几乎没有什么岩体可供躲藏,遭遇失温时无处可逃。

  同为资深跑友的吴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最近参加的一场越野赛也在今年5月。在这场赛事中,每隔10公里就有补给点提供水和食物。虽然是南方城市,但主办方仍然强制选手携带冲锋衣,另外还包括1.5升容量水袋、急救舱还有1300大卡热量的食物等。“而白银这场比赛未强制携带冲锋衣,CP3补给点没有食物和急救物资。”

  吴先生认为,这次事故“有天气的因素,也有保障和应急不到位的因素,部分选手在准备上可能也有不足。比赛开始的时候风已经很大了,选手应该自己应该有所意识。但精英跑手通常对自己更加自信,也有为了跑出更好成绩不愿更多负重的因素。”

  除了赛事组织方在保障环节上的疏漏,参与救援的申涛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主办方给选手戴的GPS定位不够精确,这给搜救增加了难度。“我自己也经常参加极限运动,我带的GPS的精度都能精确度分秒。这次失联选手带的GPS只能定位到度,这意味着我们搜救时只能确认一个面,而不是一个点。这也耽误了搜救进度。”他说。

  震动效应已在路上

  5月25日,多位遇难选手家属仍在等待事件的调查结果。遇难者张维波,来自重庆,今年不到30岁,他的表哥翁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张维波父母几年前刚为他买好婚房,他也还等着喝表弟的喜酒。没想到,新房再也等不到新人。

  “希望这次的事件可以公平公开处理,给遇难者一个交代。”翁先生说。

  遇难选手陆正义的女儿也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政府已经在陆续和家属协商赔偿事宜。但她仍在希望赛事组委会能够答复她的几点疑问,比如为何赛事主办方未提前提醒天气变化、为何比赛过程中选手失温时不能得到及时救助。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根据《民法典》,赛事活动组织者有安全保障义务。组织方如未完全尽到该义务,则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此处所称的安全保障义务,就包括安全警示义务、风险管理义务和及时救助义务。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徐昕认为,在此次比赛过程中,主办方、承办方有重大责任,比如开赛时便已明显低温,没有要求参赛者带强制装备;比赛过程中有冰雹大风,没有及时反应,而且最艰难的8公里距离中没有工作人员驻守。

  “根据《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第五条,主办方以及有关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和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履行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职责中,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行为的,可能构成行政违法或相关犯罪。”徐昕分析。

  白银山地越野赛的真相,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正在彻查中。惨剧带来的震动效应已经显而易见:国内运动赛事已经迎来一轮强监管。

  5月23日,国家体育总局紧急召开“全国体育系统加强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会议”,要求强化底线思维,加强赛事活动安全管理,不断完善体育领域安全风险防控制度和举措,建立“熔断机制”。

  而仅5月24日一天,国内至少有12个马拉松及越野赛事,宣布取消或延期比赛。

越野甘肃跑步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