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越野赛事故21人遇难 “天灾”与“人祸”各占几分?

甘肃越野赛事故21人遇难 “天灾”与“人祸”各占几分?
2021年05月25日 16:39 北京晚报

  5月22日,甘肃一山地马拉松赛遭遇极端天气,此次事故最终造成21人遇难,其中包含梁晶、黄关军等国内马拉松圈顶级选手。目前,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正对事件原因进一步深入调查。这一天,被人们称为“中国跑圈最黑暗的一天”。

  事发后,甘肃山地马拉松参赛选手在公众号“流落南方”发文自述当天经历:滞留在山上的选手,有人失温后失去意识,有人在避风处抱团取暖,有人GPS位置数小时未移动过,且部分人电话无信号,无法取得联系。

  包括高爽在内的多名选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提到,这次事故给越野跑圈敲响了警钟,甚至会影响接下来各地越野赛的举办。

  5月23日,原定于当天中午12时在浙江湖州举办的莫干山越野跑挑战赛女子10公里项目被紧急取消。此前,这里已经开跑了35公里以上项目,因为大雨,不断有选手退赛。

  (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线路图)

  一场灾难发生后,在悼念遇难者之余,针对相关方的质疑也扑面而来:赛事组织方有哪些失职?甘肃山地马拉松悲剧的发生,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悲剧何以发生?

  172人参赛,21人遇难,一场比赛的死亡率竟高达12.2%,这项造成巨大悲剧的山地马拉松,是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连续举办的第四届赛事。2018首届黄河石林马拉松赛事,曾被中国田径协会授予“自然生态特色赛事”“中国马拉松铜牌赛事”两个奖项。

  5月23日,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表示,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比赛过程中,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导致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

  局部极端天气的确难以预测,但山地马拉松这类对专业程度要求极高的极限运动赛事,这场比赛各项组织工作是否达标,必要的安全保障是否到位?

  保暖设备不足是导致选手失温的直接原因。此次参赛选手大多身穿短袖短裤,并未随身携带冲锋衣等保暖装备。在山地马拉松赛事中,冲锋衣等保暖装备一般都是“强制装备”,必须经过严格检查,运动员随身携带后方能允许其参赛。然而在白银这场西北高海拔山区举办的赛事中,冲锋衣仅仅作为“建议装备”写进了赛事手册。

  (此次赛事官网罗列的“强制携带物品”并不包含“冲锋衣”)

  据参赛者“流落南方”回忆,参赛者们的冲锋衣被组委会收集并存放到赛道62公里处的CP6换装点,而事发路段主要在CP2到CP3之间。也就是说,在极端天气出现时大部分选手们并未随身携带冲锋衣,“组委会收集转运包的时间是在赛前一晚,如果是比赛当天早上,可能很多人就会把冲锋衣穿在身上了”。

  此外,赛事的补给点设置、路线规划、安全保障、医疗准备等等是否满足安全保障要求,同样值得关注。

  常见的平地马拉松赛道通常设置在闹市区,赛道路边有急救人员和观众,再加之参赛人数庞大,因此一旦有参赛者出现状况能及时发现。

  然而在此次事故的事发赛段,有区域是“无人区”,车辆无法通行,救援力量也难以快速抵达。据现场画面显示,白银越野赛的补给点和避难点的设置和数量都远远不足,数十人挤在一个简易的小棚子内,物资供应和安全保障都存在不足。

  “人祸”放大“天灾” 各占几分?

  “天灾”背后总有“人祸”的影子,这场悲剧也暴露了当地组委会应急预案的漏洞。

  有媒体报道,本次赛前就有选手曾质疑组委会没有完整应急预案,“所有选手佩戴鲜艳的标志(比如红领巾一类的)能发光最好,方便选手白天和夜晚结伴,一旦有问题也利于救援,还要有补给点,要有盐”,但最终没有得到反馈。

  然而,组委会防范风险预案明显准备不足,当比赛开始后出现大量人员求救时,才临时调动人马,耽误了救助黄金期。

  据中国应急管理学会体育赛事活动与安全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李圣鑫介绍,对于这类具有极限运动特点的比赛而言,遭遇特殊天气情况时组委会应该有暂停或中止比赛的预案。5月22日12时已有参赛人员在微信群里发布求救信息,直到14时举办方才叫停比赛。

  作为此次比赛前6名中唯一的幸存者,张小涛也质疑组委会没做好应急预案,“住的地方未看到打卡人员,风太大他们可能已经撤了。”

  事实上,包括马拉松在内的极限运动赛事本就是一项极为科学专业的工作,应急预案更是必不可少。早在2005年,国家体育总局就曾发文指出应急预案应成为大型体育赛事的“标配”。

  就发展更为成熟的平地马拉松赛事来说,在比赛开始之前,相关方会在官网发布赛事应急处置预案,但记者在公开平台检索,并未发现官方发布此次甘肃山地马拉松赛事的应急预案。

  甘肃省白银市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从2018年举办至今已有四届,连续四届均由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运营。

  企查查显示,甘肃晟景体育成立于2016年9月,公司经营范围为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及发布;企业营销策划、市场营销策划、企业形象策划、会展服务、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展览展示承办、体育赛事活动策划等。

  一位参赛选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赛前组委会对于装备的检查非常“随意”,“有的可能和工作人员认识,聊两句就过去了,没有检查,还有的被检查到有东西没带,但和工作人员求求情,也就过去了,这不是组织一项极限运动的态度。”

  “高风险运动项目监管不能失控”

  近年来,全国各地各项马拉松赛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山地越野马拉松方兴未艾,国内涌现了大量越野跑赛事。央视网记者通过“马拉马拉”APP搜索发现,目前仅“正在报名”的越野跑赛事就有28个。

  这些赛事的主办方大多是地方政府、体育局,承办单位多以地方田径协会、户外登山协会、文化体育和旅游局为主,运营单位则是相关的户外运动公司。

  (环四姑娘山越野跑赛事信息)

  考虑到举办赛事的宣传效应、拉动区域消费、收取企业赞助费广告费等因素,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热衷举办马拉松赛事,但是却忽视了相配套的赛事服务和安全保障。

  5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评论称,“有的承办企业根本不具备组织高风险体育赛事的资格和能力,只重视设置高额奖金等奖项吸引选手参赛,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指导与监督上不想管或不会管,有的甚至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极易导致发生安全事故。”

  2018年,体育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各级体育管理机构,包括各级体育主管部门、各级体育项目管理中心和协会,加强对其主办、承办或者授权其他单位举办的体育赛事活动的日常监管,并为合法组织体育赛事活动的社会各类组织提供必要的指导和服务。

  以上文提及的冲锋衣等运动装备为例,中国田径协会曾于今年4月8日发布《中国马拉松管理文件汇编(2021)》,其中第五部分“中国越野跑运动赛事组织标准”中明确对选手提出强制装备要求,“高海拔赛事,须要求选手携带具有防风及保暖作用的外套”被列入其中。然而,此次甘肃山地马拉松组委会在未履行此要求的情况下依然正常开赛。

  (中国田协发布的《中国马拉松管理文件汇编(2021)》)

  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2019中国马拉松蓝皮书》数据,自2016年以来,国内马拉松赛事场次直线上升,仅2019年全国范围内共举办马拉松赛事2185场,规模赛事1828场,日均超过5场。

  与此同时,我国马拉松也面临着赛事质量良莠不齐、赛事管理人才缺乏、社会资源相对有限等难题。如何加强协会对整个行业的管理和协调,仍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重要课题。

甘肃越野事故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