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第一次领奖台 远景维珍车队新秀卡西迪

年轻人的第一次领奖台 远景维珍车队新秀卡西迪
2021年06月28日 16:11 新浪体育

  相信我,对于赛车运动的老兵而言,没有什么比看到“天赋的兑现”更甜蜜的了。看着那些你从青年车手时代就相中的潜力新星最终站上FIA最高级别比赛的领奖台,这样的感觉难以形容。这让上周末FE第9轮比赛对于远景维珍车队显得意义非凡——车队新秀Nick Cassidy拿下了自己FE职业生涯第一个领奖台荣誉。

  谁是 Nick Cassidy?

  即使FE赛季跑了大半程,当你在解说词中听到Nick Cassidy时依然会思考半秒,才能反映过来他已经接过了Sam Bird的赛车。

  FE电动方程式需要“与传统赛车”不同的驾驶技巧,这对新秀有极高的挑战,特别是当你需要接班Sam这样一位与远景维珍车队一同成功的实力老将时,整个围场都会好奇的打探你的虚实。

  与那些曾经够上F1门槛,或在F2比赛中大杀四方的年轻新锐相比,他加入FE电动方程式前的履历低调了很多。在结束了欧洲F3赛季后,他就前往日本征战Super GT和Super Formula——这让他暂时消失在车迷们的“雷达屏幕上”。

  所以,当去年夏天,远景维珍车队宣布Nick Cassidy接班Sam Bird与Frijns搭档之后,许多人都在问“Nick是谁?”但在车手经理和职业车手的小圈子里,拿下了2019赛季Super Formula冠军的Nick在私下已经被称呼为“F1之外最优秀的方程式车手”了。

  Nick Cassidy的天赋获得了远景维珍车队的信任,接下来就看他何时兑现这份天赋了。

  连夜修车!

  但今年前面的比赛中,Nick似乎总是缺少一些运气。在前3场比赛没能收获积分,在罗马的第2场比赛中,他拿下了杆位,但却在起步后没多久退出了竞争。在瓦伦西亚的第5轮比赛收获12个积分之后,却又是2场低潮。

  虽然从“纯速度”上说,Nick的表现令车队眼前一亮,但得分效率上看,他的队友Frijns却拿捏的死死的,在7轮比赛后Frijns占据车手积分榜首位。在这样的气氛中,车队动身前往墨西哥,对于Nick Cassidy而言关键的是拿到积分。

  但第8轮的比赛中,中游起步的Nick Cassidy在第一圈的争夺中因操作失误撞上护墙再次退赛,这对于渴望拿分的远景维珍车队而言可不是好事。受困于车手积分榜的领先位置,Frijns往往需要参与第1组排位赛,而这让他很难拿到理想的起步位置,只能穿越车阵不断向前。

  Nick Cassidy的第一圈退赛是车队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但第8轮比赛奥迪FE车队的1-2完赛从侧面给了车队信心,车队和车手都明白自己有一辆“快”车——一辆足以获胜的赛车。

  但摆在车队面前的首要任务是“修车”!由于第8和第9轮比赛是“背靠背”,车队必须连夜赶工修复Nick的赛车。赛后我们得知,Nick赛车的底盘/单体横造结构损坏了,等于车队需要在一夜之间“重建”——至少也是“重新拼装”一辆FE赛车,这几乎是一支车队在比赛周末遇到最大的工程了。

  车队一直到凌晨4点才回到酒店,上床躺了1小时多,就出发去赛道了。所以第9轮Nick的赛车几乎是全新的,并且做了一些设置上的调整,让赛车更有可预测性,驾驶感受更加稳定。

  兑现天赋

  随后的事情,终于步入了正轨。第一圈从第8位起步的Nick超越身前的日产车手Buemi上升到第7位,但很快Buemi反击拿回了位置,Nick明白现在不是冒险的时候,在第一圈过后,他守在了第8位。

  在Buemi和他身前,领跑的Rowland领先了半个身位,在这之后是Mortara和Wehrlein带领下的Dennis、Vergne和Lynn组成的上游集团,这样的格局一直保持到第一次攻击模式激活——比赛中2次攻击模式的激活已经成为电动方程式最重要的战术变量了。

  Nick选择较晚的激活攻击模式,当Wehrlein、Dennis、Vergne和Lynn选择走外侧赛道激活攻击模式后,他顺势上升到了第3位,但这些较早激活攻击模式的车手很快陷入了中游集团的互相争夺,这让他们无法发挥出赛车的全部速度。而Nick却能掌控自己的比赛节奏,当他也完成第一次攻击模式激活后,他已经出现在Lynn身前处于第6位了。

  随后,Nick身前的Vergne和Dennis同时激活第二次攻击模式,这让他上升到了第4位。与对手们几乎连续激活攻击模式不同,Nick在比赛后半程才按照赛前计划激活第2次攻击模式,这使得他可以在比赛中尽可能维持恒定的节奏,进行主动的能量管理。

  “能量管理”,总是成为FE电动方程式车手挂在嘴边的话,但这可不仅仅是早早松油门滑行那么简单。对于给定量的“能量”,最快的连续圈速只有一种方式获得,那就是通过整圈特定弯前进行滑行回收能量。这要求车手有极高的精确性和纪律性,有时候还要忽略对手的超越。

  他必须如钟摆一般精确的驾驶,任何防御或者超车动作都将耗费额外的动力,甚至追击前车,也将会损害电能。车队往往会给出目标圈速,并且设定一个可以允许的电量,FE车手必须在这一电量之下,做到目标圈速——这有点像戴着镣铐跳舞。

  正是依靠这样精准的驾驶,当比赛进入最后2分钟的时候,Nick是前4辆车中剩余电量最宽裕的,在有惊无险的超越了Rowland之后,他以第3冲线拿下FE生涯第一个领奖台,随后由于对手受罚上升到第2位。

  更大的格局上,Nick的第2位帮助远景维珍车队在一个艰难的周末后,维持着总冠军争夺者的身份。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目前排名第14位的Nick很可能继续能保持第3组出场排位赛的优势,如果保持这样的状态,他将是赛季后半程远景维珍车队的奇兵。

  而车队的老将Frijns现在依然以62分位列车手积分榜的第2位,赛季还有6场比赛——一切皆有可能。

  (雪鸟)

FE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