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翻译到主帅--中乙延边龙鼎金辉蓉的心路历程

从翻译到主帅--中乙延边龙鼎金辉蓉的心路历程
2021年06月29日 15:44

  记者鲁蜜报道  1989年8月出生的金辉蓉,拿起了中乙延边龙鼎的教鞭,31岁的他,成了目前中国职业球队中最年轻的主帅,而他的弟子们,同样年轻。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金辉蓉表示,延边球迷对足球的热爱,“语言无法形容”。

  放不下这些孩子

  《足球》:2017年,你成了延边富德U19的主教练,突然独当一面,走到台前,感觉会不会有点仓促?

  金辉蓉:当时离开张外龙指导的团队,也是跟他进行了多番沟通,对我来讲,也是一个挑战,我当时真没想太多。有这样一个平台,我也想锻炼自己,退役后,我曾到申鑫辅佐成耀东指导和郭光琪指导,当时就确定了自己未来的目标,要朝着独当一面的方向发展。后来很多年,我都在为这个目标做准备,也想借着带青年队的这个机会,锻炼自己。

  当时打全运会,取得了怎样的成绩,第一次做主教练的经历如何?

  那支球队,我接手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就直接去打全运会,当时应该是拿了一个倒数第一。第一次带队,想一想,其实张外龙指导对我的影响真的还挺大的,带预备队就不说了,后来让我带04那支队的时候,当时在全国也是倒数,我发现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其实都是一张白纸,到现在为止带了他们四年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进步很明显。在这个过程中,我用了很多以前张外龙带队的办法,包括以前跟过教练的理念,不断转变自己的实际操作,自己的感触还是很深的。

  2018年,你接手了延边U17,培养出了6名国少球员,你是如何做到的?

  带队打U系列比赛过程中,中国足协联系到我,我也挺意外的,延边的孩子比较特殊一些,比如语言方面,一开始我也犹豫要不要这么早让他们去,但确实,当时国字号球队需要他们,让他们去了之后,发现这是另外一种成长的方式。技术上,我没要求他们太多,因为延边能选出来的球员,都非常有天赋,我重点放在他们对足球的理解和未来的规划上,要有个长远目标。

  我也是踢过球的,退役后有了两年铺垫,当时从球员一下子成为翻译,说实话,第一时间心里也是很难接受。但几年的翻译工作,确实让我学到了很多,我刚开始接手球队的时候,也没有方向,后来结合之前的经验,加上球员的经历,还有俱乐部的信任,自己觉得做得还行。

  2019年,延边富德破产清算,对于延边的足球人有怎样的影响?

  我们延边人的生活和文化,你是知道的,几乎所有人,到了周末都在等延边队的比赛。俱乐部解散,对我来讲,就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些青训的孩子怎么办,当时我也很迷茫,我看到很多教练一夜间失去了工作,球员一夜间选择远走他乡,很多家长也给我来电话,我真是接受不了。一线队没有了,毁掉的可能是二三十年的心血。现在我们的青训虽然也做得不错,但相比其他发达城市,我感觉还有一定差距,我现在就想全力保护这些孩子,即便他可能踢得不是很好,未来也不一定很顺利,但我们会去保护他们,守护他们的梦想。

  现在这些球员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这些球员都很年轻,也没有什么工资,就是有一些生活费,几个其他城市过来的球员,也没有什么工资。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无法接受,所以,我们想尽办法让他们在这里得到成长,以后到更高的平台,有一个好的未来。

  其实,以你之前在国内的工作经历,到任何一个职业俱乐部继续当翻译或者助教,都能有不错的报酬,为什么你选择留在这里?

  说实话,富德结束后,我和新老板在韩国见了面,他和我有一个约定,希望我能帮助这支球队,帮助延边足球,当时我答应了。我们04这批球员,能力可能不是太好,但我跟他们有感情。其实,有很多俱乐部想让我过去,但我拒绝了,原因就是我放不下这些孩子。去年打中冠,我没什么工资,现在也一样,我甚至把家里的车都卖了,但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这些孩子的家长也很信任我,所以,我选择了留下。

  球员生涯从申花开始

  《足球》:你的球员生涯,最开始是在申花梯队,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辉蓉:我当时在延边一个小学念书,在延边地区来讲,这个学校在足球领域非常拔尖,我是球队的队长。当时,全国有一个比赛,我们在延边州是第二名,当时拿到第一的是崔永哲、池文一他们那支队,后来,我们两支队到全国打比赛,他们又拿了全国第一,我们是全国第二,适逢当时申花组建87、88梯队,我们在秦皇岛参加选拔,进入了申花梯队。

  2008-2010年,你回到延边一中上学,同时在中甲的延边富德效力,怎么回来的?

  我无法代表申花打全运会,后来就回到了家乡,加盟延边的青年队,后来我进入延边一中,打全国高中联赛,当时也是拿了全国亚军,有机会在延边一中上学。

  2010年,你考上了延边大学运动训练专业,同时前往北理工效力,这段经历,看起来也是在上学时期完成的,这是怎样的经历?

  当时,金志扬指导在北理工,有适合我的位置,加上当时延边处于联赛低谷期,我就想干脆去吧。与此同时,读大学,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一个保障。我报考了延边大学运动训练专业,因为之前帮学校打过比赛,留下了一些印象,通过高考,进了大学。

  也是同年,你到了北理工,在那里效力了三年,在那之后,你的球员生涯就结束了,为什么这么年轻就退役?

  现在想想也挺后悔的,当时大学快毕业了,我又回到了延边队,其实各方面都还挺顺利的,就是给我的条件不那么尽如人意。其实,当时自己还是很多东西没放下,也有一些机缘巧合吧,延边队当时处于低谷期,我也不想再去外边踢球了,后来,郭光琪和成耀东指导找到我,跟我说想当教练的话,就来这边学习吧。于是,我放弃了球员生涯,前往上海,追寻自己新的职业梦想。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你觉得学习,在球员生涯和执教生涯里,重要吗?

  后来我又攻读了研究生,我觉得在确定自己目标后,就要围绕这个目标开展各方面的学习。不管学什么,我们都是从理论开始,我大学、研究生,都是学的运动训练专业,在当翻译和助教的过程中,我也在学习当教练之道,有一天自己上手亲自试了,才知道什么叫学以致用。

  向穆里尼奥学习、看齐

  《足球》:今年是你第一年带职业队打联赛,对你个人来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金辉蓉:我觉得依旧是在学习,以前是站在边上,现在进入这个圈子了,以前学的那些感觉还是不够,现在还是得不断学习新的东西。当了主教练后,需要考虑的太多了。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我自己也在逐渐成熟,从带青少年队到带职业队,我是摸索着前进。

  你才31岁,就登上了职业足球的舞台,当上了主教练,这个队伍对你来讲,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这支球队,是延边足球的火种,我在这里执教,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是帮助它生存下去,存在下去。

  你应该听过穆里尼奥的经历吧,你觉得自己跟他有相似的地方吗?

  有一点相似吧,就是都短暂当过球员,然后从事教练翻译工作,也当过助教,在这些工作的铺垫过程中,学习如何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主教练。当然,我没法跟他比,他的高度太高了,取得的成绩也太多了。我的执教生涯才刚刚开始,要走的路还很长,当然,我会向他学习、看齐。

  在你执教的过程中,有在学校学的理论,还有之前在中超、中甲队的球员经历以及翻译、助教经历,这给了你怎样一个体验?

  一个人不可能一上来就一步登天,我之前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一线队的主教练,但如果没有当翻译时期的积累,没有后来青训时对青少年足球的了解,可能永远都成不了一个优秀的教练。我当过球员,知道从球员的角度来看问题,后来做翻译和助教,也知道从教练的角度看问题,自己现在独立带队了,过往的这些经历,对我有很大的助益。

  延边足球很有地域特色,从现在这批年轻球员身上,你有没有看到曾经的自己?

  这些球员很年轻,我也很年轻,我们第一次打职业联赛,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这是延边足球的传统。你能看到孩子们的作风,就像现在中超中那些延边籍球员一样硬朗,他们很年轻,不怕跌倒也不怕重来,包括我自己也是,我经历过失去,所以,觉得眼前的困难,都不算什么。

  这帮孩子,其实年龄跟你差距不是太大,他们也会经历青春期和叛逆期吧,你是如何应对的?

  确实是这样,我现在也处于这样一个关键点,孩子们其实也有很困惑的时候,尤其是在青春期。他们现在有能不能踢出来的困惑,就算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平台,但我们俱乐部不是很富裕,孩子们也会迷茫,各种各样的性格都有。但是,我对他们的要求,其实还好,主要是他们的成长。我也踢过球,他们面对的不仅是足球,还有整个社会,我更多的是从心智上调整他们,因为足球不是生活的全部,年轻球员谈个恋爱,我也会跟他们在场外沟通,就像哥哥对待弟弟那样,我会把我走过的路,还有一些前辈走过的路,告诉他们,让他们做一个参考。尽可能引领他们走上正确的路,要当一个有用的人。我们俱乐部其实挺人性化的,孩子们可以选择踢球,也可以边踢球边学习。

  ◆这支球队,是目前延边唯一一支职业队了,它的存在和你们的表现,对延边来讲,有什么意义?

  是一种文化的延续,不管平台低还是高,我们的球迷都不会太在乎,有一支球队存在,球迷的热爱也能有寄托,这种感觉,对于延边人来讲,真的是语言形容不了的。打中冠的时候,老板找到我,问我理想中,组建一支延边队是怎样的,我跟他说了,一是要年轻,二是要带给孩子们希望。现在,不管我们球队打成什么样,最起码我们让延边球迷看到了我们的精神,还有熟悉的延边足球风格,我相信恢复主客场的那一天,会有很多人给我们加油,现在,我们训练也有不少人来看。

  更多内容请登录足球报的官方网站: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